當前位置: 首頁 » 設計 » 家具設計理論 » 正文

論徽州傳統家具設計中的“禮”的思想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17-04-11  瀏覽次數:10
核心提示:摘 要:徽州深厚的文化底蘊孕育了徽州傳統家具的獨特性。本文由中國傳統文化的禮的思想分析入手,通過對徽派家具影響因素研究,著
摘 要:徽州深厚的文化底蘊孕育了徽州傳統家具的獨特性。本文由中國傳統文化的“禮”的思想分析入手,通過對徽派家具影響因素研究,著重分析“禮”的指導思想在徽派古典家具設計中的指導意義。 
  關鍵詞:徽派家具;禮;設計 
  中圖分類號:J525.3 文獻標識碼:A 文章編號:1673-2596(2016)06-0223-03 
  一、“禮”的思想解說 
  中國傳統文化對“禮”有多種解讀。一般而言,分為禮敬之“禮”,禮製之“禮”,禮儀之“禮”,禮度之“禮”等。本文主要分析禮製之“禮”對徽州傳統家具設計的意義及深遠影響。 
  禮製之“禮”在中國文明史上源遠流長。早在東周之前已有夏禮、商禮、周禮。西周時期,禮製之“禮”已經比較完善。統治階級通過“禮”“樂”教化民眾,實行統治。春秋時期,孔子進一步完善禮製之“禮”。孔子主張“道之以德,齊之以禮”的德治,進一步強化“禮”在國家統治中的地位。戰國時期,孟子把“仁、義、禮、智”作為人們基本道德規範;“禮”是評價一個人德行的標準之一。其後荀子在《禮論》中進一步明確了“禮”的社會作用和意義,認為“禮”是區別人的地位、身份、富貴的的標準。自此“禮製”在中國形成了完整的體係。 
  “禮”推崇封建社會的秩序應該是“夫妻有別、父子有親、長幼有序、君臣有義,朋友有信”,人們的物質生活、行為習慣要符合自己身份地位的秩序。“禮”在封建社會不斷演化,從規範人的行為道德,逐漸延伸至人們的衣、食、住、行各個方麵,成為衡量人們生活規範、道德素質的準則,更成為維護封建統治、鞏固政治秩序和封建等級製度的工具,用以處理社會關係、維護統治階級利益。正如《禮記.哀公問》中孔子語:“民之所由生,禮為大。非禮無以節事天地之神也,非禮無以辨君臣上下長幼之位也,非禮無以別男女父子兄弟之親、昏姻疏數之交也;君子以此之為尊敬然。然後以其所能教百姓……”[1],孔子指出治國理政應當以“禮”為先,把“禮”作為治理國家的基礎。 
  上至國家統治,下至人們物質生活,封建社會衣、食、住、行,都以“禮”為根據。例如穿著上,不管王侯將相,還是黎民百姓,要根據自己的身份地位和場合,穿著不同的服飾,其中各自的穿戴等級製度不可逾越。飲食上,清代帝王菜肴有40品菜,皇後32品菜,嬪妃15品菜等,民眾婚喪宴飲也有根據不同的場合、人物和重視程度做出不同禮儀製度的菜品。建築上,中國傳統建築從房屋的形製、用材的大小、建築用色等等都有嚴格的限製。比如清代故宮的太和殿坐落在三層漢白玉台階上,上為重簷廡殿,覆黃色琉璃瓦,麵闊11間,進深5間,屋頂仙人走獸11個,紅色油漆飾麵,梁柱繪金龍和璽彩畫,這都是采用了當時最高等級的建築形製。而當時徽州地區百姓房屋也有嚴格的等級製度,每進房屋梁架不得超過三間五架等。古代交通製度上,清初年,武官不允許坐轎,凡武官坐轎者,一經查處立即革職。出行的工具上,騎乘人的等級高低、身份貴賤都能通過所乘交通工具的類型、數量、色彩等差別反映出來。此外,在儀仗和道路上也有差別。以上人們的起居都受到一套嚴格完整的封建統治下“禮”的等級製度約束。那麽作為徽派古典建築中的延伸設計徽派家具,其設計上也必然遵守“禮”的規定。 
  二、徽派家具的形成背景 
  (一)自然因素的影響 
  徽州地區位於亞熱帶邊緣,一年四季溫度適中,四季雨量充沛,山地麵積大,自然樹木儲存量豐富,例如樟木、杉木、鬆木等木材大麵積種植,這為家具設計製作提供了良好的材料資源。同時徽州山多地少,當地勞動人民自古就有勤勞耕作、發奮苦讀、精於商業的習俗。這些因素促成了徽州獨有的地方民俗文化。徽州人重文重商,反映在生活起居上,人們村落、建築的選址十分注重建築風水觀念,追求“天人合一”的設計思想,徽州地區很多曆史名村都建立在“依山傍水”風景環繞的風水寶地之上,在一定程度上促進了生態文明的發展。 
  (二)宗族文化影響 
  徽州地區自大禹治水到夏商周時期主要為三苗族和山越族的先民,到秦朝時期閩粵越人和部分中原民族遷徙到徽州,直到漢朝徽州當地人被稱為“山越”。後來經晉“永嘉之亂”,“程、鮑、黃、胡、俞”等10姓氏宗族南遷至徽州。唐“黃巢起義”和“安史之亂”中“朱、張、曹、江、夏、王、陳”等36姓遷居至徽州。宋“靖康之亂”也有部分世家大族因躲避禍亂,遷居至徽州地區。他們的到來給徽州帶來了大量的先進文化,極大地促進了當地文化發展和經濟進步。雖然徽州遷入移民姓氏較多,但徽州遷徙同姓居民都有著深厚的血緣關係,即使經過長時間繁衍,徽州各族的氏族之間卻仍然保持著非常完整的氏族文化。氏族之間的尊卑有序,風俗延續。這種氏族文化在徽州文化尤其在徽州的宗祠建築中有明顯的反映,各氏族在以祠堂為主體的建築中形成了強烈的宗族意識。 
  (三)儒學的影響 
  中原人口的遷入帶來了大量的中原文化,又由於徽州當地人曆來尊崇孔孟之道,加之徽商的財富作為後盾,所以當地儒學興盛,作為儒學核心思想之一的“禮”起到了很大的規範作用。“禮”強調人的親親尊尊,和森嚴的等級製度等,這些促成了徽州濃鬱的儒風。南宋時期徽州程朱理學的代表人物朱熹,推崇“存天理滅人欲”的宋明理學,進一步的加深了人們對禮教文化的意識,也促成了濃厚的尚文風氣。這使得徽州人從物質生活到起居習慣,都打上了儒學的烙印。文人士大夫對自己的道德修養則有更高的追求,徽州地區也因此出現了很多書院、文會。當時徽州文風興盛,帶動了徽州其它文化的相繼發展,如繪畫、書法、雕刻、戲劇、建築等,出現了豐富多彩文化藝術形式。儒學深刻影響到徽州當地發展,因此徽州素有“東南鄒魯”之說。 
  (四)徽商文化的發展 
  徽州有限的土地資源,限製了當地的生活,所以徽州人祖祖輩輩就有外出經商或苦讀詩書考求功名的傳統,以此來謀求生路。當地人有句俗語“十三四歲往外一丟”印證了徽州人吃苦耐勞的精神。徽州古人以追求功名為榮耀,有考取功名後的官商,也有落榜後經商的儒商。他們以儒家思想的“以誠待人、以信接物”等儒家文化為宗旨去經營,形成了“以商入文、以文入仕、以仕保商”的特色。明清時期徽商的足跡遍布全國,為徽州文化的發展積累了重要的物質資源,為家鄉興建書院、籌建祠堂、輔修祖宅等提供了強大的支持,同時也為徽州本地文化的發展培養了大量的人才。
三、“禮”的思想在徽派家具的中的體現 
  徽派家具是中國傳統家具設計的典型代表之一,它有著造型、用材、色彩、裝飾、陳設上獨特的地域文化特征,而這些設計特征背後,“禮”的指導思想起到了關鍵的作用。 
  (一)徽派家具造型上“禮”的體現 
  徽派廳堂家具設計十分尊崇封建禮教“禮”製的規定,因為廳堂作為整個建築的核心空間,是家族婚喪嫁娶等重大禮儀的場所,所以家具造型設計上嚴格遵守“禮”的設計要求。一般名堂正中座椅、條案、八仙桌等家具在設計平麵和正立麵上,嚴格按照中軸對稱的方式設計,家具的形態帶給人對稱均衡之美。這種形式美與徽派傳統建築設計完全吻合,徽派家具造型設計是徽派建築設計思想的進一步延伸。設計語言組成上,徽派家具造型洗練、線條流暢、層次分明,同時嚴格遵循人體工程學的理論。例如官帽椅的靠背板設計,“S”形的曲線設計完全符合人的脊柱結構,同時座麵以實體木板拚接而成,整個座椅體現出了以線為主,以麵為輔,線麵結合的設計手法。 
  徽派家具不管是廳堂家具還是臥室家具,用材質樸、工藝精湛、結構科學、裝飾題材豐富,形成統一的整體風格,再加上細部微妙的裝飾變化,給人以和諧美。家具細部造型上,徽派家具在細節上不同於京座、蘇座家具的剛勁,它表現出轉角處的“方圓”結合,這和禮教中“天圓地方”的思想相吻合。比例尺度上,徽派家具在遵循人體結構和尺度同時,考慮到禮教中以“大”為尊,以“禮”為相的觀念,家具設計製作中將其比例做得比實際應用稍微大些,這為人們規範坐姿,尊重禮儀提供了具體實物參照。所以整個徽派家具造型洗練,嚴格按照“禮”的設計思想中的對稱為美,統一秩序為美,方圓結合為美,“大”為美的原則。 
  (二)徽派家具用材上“禮”的體現 
  徽州地區自然植被豐富,有杉木、樟木、鬆木、銀杏木、竹等木材,所以徽派家具多就地取材,選用當地的杉木等作為家具的設計製作的主要材料。杉木除了儲量大,最重要的是杉木的質地較軟,樹形挺拔,紋理質樸古樸,易於加工製作,適用於民間家具製作。而富商或官宦家常采用小葉紫檀黃花梨、雞翅木、樟木、楠木等紅木製作家具。但不管是杉木還是紅木,徽派家具表麵不飾油漆作為裝飾,而是保持著原來家具的本色,努力追求自然材質的質樸無華、色淡清雅,這與“《易經》雜卦中說‘賁,無色也。’這裏包含了一個重要的美學思想,就是認為質地本身放光,才是真正的美。”不謀而合。[2]徽派家具追求質樸自然的本色之美與易經雜卦的美學思想不謀而合,徽派家具透過家具自然的紋理,也進一步詮釋著徽州文人雅士對徽派家具追求超逸自然的追求。 
  (三)徽派家具陳設上“禮”的體現 
  明清時期徽派古民居建築等級鮮明,房屋必須按照軸對稱設計,建築梁架不可超過三間五架,建築平麵布局前為廳堂後為居室。按照當時的規定,即使富商、官宦之家,如需擴大建築的規模,也隻能在建築的縱深上增加進深,但不能橫向擴大間數,這些是“禮”在建築上的鮮明體現。 
  徽派家具在陳設上也有類似的表現。中國人自古從方位上講究尊卑,如“北”為上,“南”為下,“西”為尊,“東”為卑,尚“右”而虛“左”等。這在徽派建築的陳設方位上有很好的體現。祖宗畫像、祭祀家具、尊位上的桌椅等家具陳設都位於明間正中間,采取坐北朝南方位,且根據尊卑關係,以祖宗畫像為首依據尊卑家具依次排開。徽州建築廳堂中心為八仙桌,左右位靠背椅,廳堂左右分列一排靠背椅和茶桌。當家中來客,地位越高者,座次越靠近祖宗畫像。同時在陳設內容上也有講究,如中堂祖宗畫像左右一般為家訓或對聯,用來警示後輩不忘祖訓。中堂條案上一般東邊擺放著花瓶,西麵擺放鏡子,中間為鍾表等,俗稱“東瓶西鏡”取其“終生平靜”之音,徽州人用此來為家人祈福避禍。 
  (四)徽派家具裝飾上“禮”的設計思想體現 
  裝飾手法上,徽派家具裝飾形式常以透雕、浮雕、圓雕等技法來對徽州家具進行裝飾設計,明清後期通過嵌寶或飾以金屬構件作為家具裝飾點綴。裝飾內容上,徽州雕刻藝術在儒家文化的熏陶下,題材上呈現出獨特的藝術特色。其中以人物故事為題材的裝飾選題表現出徽州人對儒家“仁、義、禮”思想的尊崇,如以“麒麟送子”“關公送嫂”“文王訪賢”“三顧茅廬”等儒家經典故事來進行裝飾;又有吉祥文字的各種變體雕刻裝飾如壽字紋、萬字紋、福字、喜字為主的文字紋裝飾,來表達對幸福生活的向往;此外,祥雲紋、如意紋、靈芝紋、蓮花紋、古錢紋等圖案為主的吉祥寓意紋表達“吉祥如意”的祈求;花卉類裝飾“梅、蘭、竹、菊”等吉祥寓意的花草紋作為圖案創作,表現文人的“自強不息,清華其外,澹泊其中,不作媚世之態”的君子之情。徽派家具的雕飾藝術表達了對封建社會“禮”思想精神追求。裝飾色彩上,徽派建築的白牆黑瓦,家具和室內裝飾木本色材質的運用,自然形成了“黑、白、灰”的三個色階。在自然小景和文玩字畫的點綴下,徽派建築室內外裝飾設計顯得莊重而不缺乏精致,樸素而不缺乏內涵,是“文質統一”設計思想的很好體現。 
  四、總結 
  徽文化內涵豐富、研究領域廣闊、影響深遠,一直是古今學者學習和研究的範例,而徽派家具藝術又是徽州文化藝術的精髓。在曆史發展角度看,徽派家具隨著唐宋以來高型家具的確立,儒家文化的影響,徽派家具形成了完整的體係,造型上線麵結合、洗練沉穩;裝飾上雕琢細膩、精致典雅;材質上實木為主、工巧材美;陳列上以主帶次、長尊有序;結構榫卯為主、科學合理。在橫向發展的角度上看,徽派家具具有獨特地域文化和民俗文化。徽州獨特的自然地理資源,造就了徽派家具設計材料應用的獨特性;程朱理學推動了文人士大夫對古典家具的追求,以及徽派建築文化與徽派家具的一脈相承等等。總之,徽派家具深刻地體現出“禮”設計思想。從家具的造型、裝飾、陳列無一不打上了“禮”的思想的烙印,從更深層次上反映出人們對“禮”的遵守和追求。 
  參考文獻: 
  〔1〕孫希旦.禮記集解[M].北京:中華書局,1989. 1258. 
  〔2〕宗白華.藝境[M].北京:北京大學出版社,1987. 333. 
  (責任編輯 賽漢)

 
 
[ 設計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訴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關閉窗口 ]

 

 
推薦圖文
推薦設計
點擊排行
 
網站首頁 | 關於AG亚游集团 | 聯係方式 | RSS訂閱 | 贛ICP備13007224號
AG亚游集团批發網-AG亚游集团行業領導者,南康家具批發首選網站,AG亚游集团城最大的家具批發網